新闻详情

山西省煤炭企业“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日期:2020-07-03 17:48
浏览次数:795
摘要:
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今年以来煤炭市场需求减弱,这对山西省煤炭工业的平稳运行带来严峻的挑战,好在山西省适时提出限产、保价的应对措施,力保全省今年前两个月煤炭经济平稳运行。然而,就在山西省采取限产、保价措施的同时,省外一些煤炭企业则大幅提高煤炭产量,一时间社会上引发外省区煤炭产销量大幅增加将挤占山西省煤炭市场份额的担心。面对国内煤炭市场的复杂情况,山西省煤炭企业“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山西省煤炭运销受到外省冲击
 
今年以来,随着国家一系列扩内需、保增长政策的贯彻落实,国内宏观经济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但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尚未见底,国内经济仍未走出低谷,煤炭需求还没有增加,煤矿生产和在建产能相对过剩的压力仍然较大,全省煤炭经济运行面临的不确定因素仍然很多,形势仍不容乐观。
 
面对不利的市场环境,山西省煤炭企业采取限产保价策略应对,并收到预期效果。据了解,1月~2月份,全省实现原煤产量7047万吨,同比减少740万吨,下降7.30%。就在山西省降低煤炭产量的同时,国内煤炭产量却呈现增长的态势,今年1月~2月份,国内累计原煤产量为36891万吨,同比增加1154万吨,增长3.6%,这其中,内蒙古自治区煤炭产量增幅达到25.6%。
 
省煤炭工业局相关人士认为,从目前情况看,对山西省煤炭销售产生冲击的主要是内蒙古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煤炭产地分东西两区,其中,东部地区生产褐煤,一是煤质较差竞争力弱,二是其销售流向是区内及东北三省,不冲击山西省煤炭销售市场。内蒙古自治区西部地区对山西省煤炭销售市场有影响,且在成本、质量方面有明显优势,但由于铁路运力限制,近期影响度有限。今年1月~2月,内蒙古自治区西部地区煤炭产量增加主要在神华。
 
煤炭社会库存居高不下
 
到今年2月底,国内主要钢铁产品库存再次急剧增加,创下2007年以来的*高水平。钢铁行业新一轮的减产、限产已成定局,其行业对煤炭的需求有可能再次出现负增长。其余下游行业产品产量全部为负增长,如焦炭-6.3%、烧碱-7.8%、电石-19.4%、纯碱-12.2%、合成氨-1.2%、平板玻璃-2.0%、十种有色金属-9.5%、氧化铝-7.5%、火力发电量-7.8%、企业用电量-7.2%,国内煤炭下游行业仍然是下行趋势,并未有明显转暖迹象,对煤炭的需求依然不振。
 
虽然国内煤炭市场需求不振,然而煤炭社会库存则居高不下,自去年12月份以来,山西省及国内部分产煤地区和一些煤炭企业采取措施在控制产量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到2月末,国内的煤炭社会库存仍然很高,维持在18150万吨的高位。
 
“煤炭社会库存居高不下,对于煤炭企业今后一段时间运行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省煤炭工业局一位负责人分析说,在山西省乃至国内的煤炭产量中,地方煤矿占的比重不小。由于安全压力与总量调控工作的进行,很多地方煤矿都较长时间特别是在“两节”与“两会”期间处于停产、整顿之中,这是维持目前煤炭市场基本稳定的重要因素。但在近期随着地方煤矿的陆续复产,市场上煤炭供应总量势必增加,将对煤炭市场的供需平衡产生较大压力。
 
尽快建立产煤大省沟通协调机制
 
山西省是煤炭调出大省,煤炭价格稳定对山西省经济影响重大。根据测算,山西省一年少销售5000万吨煤炭,吨煤按500元售价计算,损失的收入是250亿元。而山西省吨煤价格下跌100元,按全省年销售煤炭5亿吨计算,则损失的收入是500亿元。
 
有人担心外省区煤炭产销量大幅增加挤占山西省的煤炭市场份额。然而,对于今后一段时间的煤炭产销形势,省煤炭工业局认为,在煤炭市场需求仍然低迷的情况下,盲目增加产量可能导致煤炭价格大幅下滑,影响全省煤炭收益。今年以来山西省通过控制总量实现了煤炭价格的基本稳定。在当前国际、国内煤炭市场需求不振的情况下,煤炭社会需求总量是一定的,其产量的大幅增加势必会引发恶性竞争,致使煤炭价格大幅下滑,降价既不能刺激消费,更不会增加社会需求,只会影响收入。
 
为确保全省煤炭经济实现稳价增收,经济运行平稳,煤企将向省政府建议,由省政府出面,与主要产煤大省、区(集团公司)进行协调,在多年来已形成的“六省(区)二公司”(即:山西、陕西、河南、山东、河北、内蒙六省、区及神华、中煤两个公司)联席会议的基础上,建立产煤大省、区(集团公司)高层领导沟通协商机制,针对当前煤炭市场需求不旺、库存偏高的严峻形势,加强信息沟通和交流,定期研究分析煤炭市场需求变化情况,共同采取措施合理调控煤炭产销总量,维护煤炭市场供需平衡,保证国民经济平稳发展。